ヾ 私たちのキセキ ™

關於部落格
不定期更新網誌
最新更新日期:2016/07/18
  • 170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同人文*反(臨靜)(H)

  「我…最喜歡人類喔!」   這是折原臨也的座右銘,但他有時還會接下去說:   「但我最討厭小靜了!」   總是說這個兩句話的折原臨也,這天開始…改變了。   某天,他依然到了池袋,不過他漫步著,走到了一處他自己已經不知到破壞過幾次的地方,他的死對頭-平和島靜雄的住處。   踏上公寓的樓梯,走到某個門口,門旁寫著大大的『平和島』三個字,不知為何地,心突然猛烈的跳了起來。   用著一貫的方式,他踹開門,只見裡面已經站了個人,好像早就知道他折原臨也的到來,但不是笑臉盈盈的迎接,而是怒氣沖沖的瞪視。   「啊呀!難怪今天一早做什麼事都不順心,原來今天你這隻死跳蚤會來啊…」這已經算是平和島靜雄最和善的回答方式了,面對著自己的死對頭。   不等靜雄繼續說下去,臨也逕自地踏入靜雄的住處,用著從未所見的力氣拉了靜雄往裡面走,將他狠狠地甩上床,壓在他身上,甚至壓制著他的手。   「小靜啊...還記不記得我常常說什麼?」臨也微微邪笑著問。   靜雄只是愣了愣,道:「就是那啥…喜歡人類討厭我的?」   臨也又笑了笑,若有所思地搖搖頭,緩緩靠近靜雄的臉,只見臨也的臉慢慢的放大,靜雄忍不住破口大罵:「喂喂!你要幹嘛?不要亂來喔你!死跳蚤。該死你今天力氣怎麼比我還大?」   不理會靜雄的叫罵聲,臨也繼續慢慢靠近,然後就在靜雄眼前一公分停了下來,說:「小靜說錯了喔…現在呀…我才發現……」   「我是超討厭人類,但超愛小靜你喔!」   「什麼...這傢伙是吃錯藥了嗎?」靜雄越想越不爽,忍不住用腳踹開臨也,跑到一旁,罵道:「你瘋了嗎你?今天看到你我沒把你揍到進棺材已經不錯了,還跑來這裡發什麼瘋?」   臨也撫著剛剛被靜雄踹的地方,又繼續說:「我才沒發瘋,我也沒打算讓你揍到進棺材,因為我要和你一起死啊!」   說著說著,臨也用極快的速度跑到靜雄身旁,緊緊地抱住他,還吻了他,然後甚至把他再度壓上床。   「嗚...你......」靜雄緊皺眉,狠狠的咬了臨也的唇,頓時蹦出血花,幾滴血色就這麼滴在靜雄的白色襯衫上,形成強烈對比。   臨也沒說什麼,只是用手擦擦嘴,冷笑著說:「小靜喜歡這種的嗎?流點血小靜會覺得比較激情嗎?那就如小靜所願…」   霎時臨也拿出隨身的小刀,往靜雄臉上貼去,冰冰涼涼的觸感使靜雄嘖了聲,依然緊皺著眉頭。   「嘖…你別太過分了你…做這種事你覺得很好玩?」靜雄只是低咕著,但奈何今天臨也就是如此不對勁。   「不...你覺得我真的會往你白皙的皮膚劃下去?你可是我…『曾經最恨』的小靜啊……」   臨也冷笑,突然睜大了眼,朝靜雄的臉上劃了一刀,預料之中的血紅緩緩地延著臉旁流了下來。   「我們意思一下就好,我可不忍心傷害小靜你啊…而且…這樣我們就扯平了…。」   臨也撫上靜雄被割的那邊臉,但他則是嫌惡的別過臉,揮開他沾滿自己的血的手。   不語,臨也索性將手伸進靜雄的褲襠裡,緩緩地撫摸著。   但靜雄不是沒有感覺,他忍著破口而出的淫穢叫聲,卻沒阻止他。   「小靜你好快就濕了啊…可見你很想要吧…?我…也忍不住了…那我們就馬上開始,好嗎…?」   臨也突然狠狠地扯掉靜雄的褲子,不做任何的緩衝就直接掏出自己的炙熱往他的祕穴襲去,這讓靜雄吃痛的大叫了:「啊!!!啊哈…你…這傢伙…!!」   不理會靜雄的咒罵,他快速的在他體內抽插,而他根本無法忍住不呻吟,只能放肆的大叫著。   「嗯...啊哈…可、可惡…啊…」靜雄用力抓著身旁的床單,床單甚至都被抓破了,私密處也因撞擊力道太大流出了血絲,但臨也還是始終沒有想要停下來的跡象。   「小靜啊...這樣的你最可愛了...我就是喜歡看你痛苦的樣子啊......」臨也流的汗滴到靜雄臉上,與剛剛割傷流的血以及靜雄自己的汗混雜在一起。   「真的…下半身真的好痛!」現在靜雄腦袋裡只有這個想法,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臨也,反過來覆到臨也身上,惡狠狠地說:「別開玩笑了…你以為你自己爽就夠了嗎?…再怎麼樣也不能只是我在你下面露出那種表情…很爽是吧?換我來瞧瞧啊……」   這次換靜雄突擊,他也一樣直接突入,也達到了他想要達成的目的,換臨也呻吟著。   「…啊啊...小、小靜…嗚哈…小靜……」   但靜雄實在沒想到,臨也的表情會那麼的誘人,連本來對他沒興趣的他都產生了興趣…而且他還用那種犯罪的淫穢叫聲叫著自己的名字。   「嗯…」因為剛才已經經過臨也的抽插,靜雄其實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能再應付他,開始過沒多久就停了下來。   臨也摟著靜雄的肩,心滿意足地說:「小靜...你好棒啊...!我、我好想要你……我愛你…。」只是說完這一句讓人不明白的話,他就沉沉地睡著了。   「嘖...真是個惱人的傢伙……你到底是為什麼會對我動心?而我…又是為什麼要一直為了你生存下去?」   靜雄搔搔頭,隨手點了根菸,還順手幫臨也蓋上被子。   「我真的反常了我...你明明就是個老是逼我動手使用暴力的死跳蚤,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在意你?」靜雄真的有點惱怒,他不懂,他真的不懂。   腦袋突然跳出一個想法,一個很恐怖的想法:「難道...我對你也......?」   但自己隨之否定了這個想法,甚至覺得可笑:「哈!怎麼可能嘛...有誰會一天到晚想殺了自己最愛的人?」   才否定了自己,靜雄靜默了十幾分鐘,仔細看了看熟睡的臨也的臉,卻又脫口而出:「我想...那個人…那個反常的人就是我吧…?」 《完》 神田ユミ 10.07.13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